• 《青春之歌》咏叹梦想 2019-04-20
  • 中央直属机关工委主要职责 2019-04-20
  • 长效机制加速推进 楼市下半年或持续降温 2019-04-18
  • 中国西藏网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9-04-18
  • 真正聪明的人,总有办法把自己整哭 2019-04-02
  • 新闻漫评——“心酸”辞职信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-03-29
  • 载30吨发泡剂大货车高速路上起火 现场浓烟滚滚 2019-03-26
  • 反思“天价账单”要看共性问题 2019-03-22
  • "生死"淘汰赛启动 中国私募股权行业加速洗牌 2019-03-22
  • 海淀区曙光街道举办第五届龙舟赛 2019-03-18
  • 2018年武汉轻工大学招生计划公布 在鄂招生2643人 2019-02-25
  • 丰田新跑车GR Super Sport 搭载赛车发动机 2018-11-21
  • 飞船就是我的恋人(中国道路中国梦) 2018-11-20
  • 首款PD-1肺癌免疫药物7个月获批,美国一年疗程售价百万 2018-11-19
  • 您的位置 : 辽宁11选五开奖走势图> 小说库> 仙侠> 盗秦

    更新时间:2019-03-14 21:35:24

    盗秦 已完结

   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:盗秦

    辽宁11选五开奖走势图 www.igbr.net 来源:掌中云 作者:墨迹成灰 分类:仙侠 主角:洛木青,楚木心

    主角为洛木青楚木心的小说《盗秦》作者是墨迹成灰,方棠年纪最长,自觉这种时候应当由他出面,于是硬着头皮走上前,施礼道:“姑娘有礼了,在下方棠,我等无意冒犯姑娘,还请见谅。”...。123小说网为大家提供盗秦在线全文阅读! 展开

    精彩章节试读:

    魔门舵主,统领一方教众。

    比起一个困居一方城池的黑道教派,不管是身份或是权势,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    陈帮主面色不改,心思却一下子活络起来。

    黑裙女子似笑非笑,吐气如兰,像极了勾人魂魄的魔鬼,“入了魔门,便是朝廷也不敢轻易动你,哪像在这雍州城,处处受人掣肘,还得看官府的脸色行事。这不比你在雍州城当个小帮小派的头来的舒服?陈帮主,可得仔细想好了?!?/p>

    陈帮主心中迟疑,脸色阴晴不定。

    “这毒,乃是魔门秘制的奇毒,便是神医张不易来了,也未必解得了,陈帮主考虑清楚了?!毙硎怯嗡凳奔渚昧?,黑裙女子有些不耐烦,声音清冷了几分。

    黑夜,静谧,无形的压力压得人透不过气。月光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死尸,照亮了男子痛苦的脸庞,此情此景,无故平添了几分凄惨幽冷。

    片刻,陈帮主像是一下子泄了气的皮球,摊开手掌:“我答应你们的条件,快给我解药?!?/p>

    语调沉沉,不难听出他此刻内心的不甘、愤怒,还有一丝无可奈何的无力。

    黑裙女子满意地点点头,素手轻扬,一粒黑色药丸准确无比地落在陈帮主掌中,“这粒丹药可以压制毒性发作,等到事情办完后,小女子再给陈帮主真正的解药?!?/p>

    “哼!”

    陈帮主心中暗骂,魔门妖女,诡计多端。服下解药后,气血果真畅通许多,他有意无意间瞥了一眼角落里的木垛,随后施展轻功登上墙头,不一会便消失在黑暗中。

    暗巷里,黑裙女子一声不吭,也不见其离去,就这样静静站着,似在思考什么心事。

    一时间,气氛静得可怕。

    “该不会发现我们了吧?”楚木惊疑不定,才暗念完,耳边就传来一声摄人心魄的娇笑。

    “出来吧,小家伙们!”

    黑裙女子素手一挥,一股暗劲袭向木垛,高大的木垛像是一根根扯线的木偶,轰隆几声,滚落下去四散开了?;璋档慕锹淅?,露出四个狼狈的身影。

    四人面面相觑,说不上话。从刚才听到的对话中可以听出,这妖女是魔门的人。

    魔门,魔门,带了个魔字,多半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,哪惹得起???

    方棠年纪最长,自觉这种时候应当由他出面,于是硬着头皮走上前,施礼道:“姑娘有礼了,在下方棠,我等无意冒犯姑娘,还请见谅?!?/p>

    “说甚冒犯,公子说笑了?!焙谌古诱寡找恍?,眸里似能滴出水来,嫣然一笑,当真是千娇百媚,犹如一朵娇花。方棠喘着粗气,面色潮红,下意识盯着黑裙女子如墨宝石般的灵眸,像是魂魄都被扯了去,看得眼睛都直了,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  “公子,小女子好看吗?”

    方棠眼神迷茫,脑海里无端闪过诸多香艳念头,腹下邪火乱冒,痴痴道:“好……好看……”

    “那么,公子可愿意为我做一件事吗?”

    娇媚的声音入耳,四人心神同是一荡,楚木和秦无炎还好,勉强能克制住,其他俩人就不行了。尤其是方棠,近距离看着黑裙女子,一颦一笑,把魂魄都勾了去。

    “乖乖……这女的可真够邪的!”楚木心神晃动,微低着头,不显痕迹地退后一步。

    “公子,可否为我去死?”黑裙女子轻描淡写说着,月色笼罩下,身影越发妖艳,一字一字如同洪钟大吕,撞击方棠的心海。心潮起伏之下,方棠眼神迷离,竟是期期艾艾应了一句。

    “好??!”

    妖女!妖女!

    楚木心头悚然,那个方棠是怎么了?着了魔似的,叫去死就真的去死?

    “公子不妨撞撞墙,看死不死得了?”

    妖女话音刚落,方棠眸子里一缕奇异的红光一闪而过,陡然间冲向左边的墙壁。

    嗖!

    正是此时,秦无炎冲了出去,拼命抱住疯了的方棠,吼道:“魔门妖女,你究竟使了什么邪法?”

    “放开我!让我去死!”

    恍若疯子一般的方棠,拼命吼着,不知怎的,气力竟然比平时大了许多,秦无炎一时竟拦不住,挣扎间差点摔倒在地,急忙唤:“商大哥,小兄弟,快来帮忙!”

    商姓书生此刻痴痴愣愣,不比方棠好多少,哪会听使唤?楚木略微犹豫一下,冲上去掌刀一劈,劈到方棠的后颈,使足了劲道。砰地一声,方棠白眼一翻,昏迷过去,身子软绵绵倒在地上。

    “你们……”魔门妖女略感奇异,贝齿轻咬,这两个书生打扮的少年,身上并无武功,居然……

    “魔门妖女,要杀要剐随你便,何必用这邪法来羞辱我等?”秦无炎惊出一声冷汗,所幸方棠无恙,他怒急攻心,迎向妖女的眼神,大声叱道。

    楚木一言不发,默默站到秦无炎身边。

    事已至此,这魔门妖女武功高强,邪诡无比,逃是逃不掉了,二人横下心,打算慷慨赴死。

    二人本以为妖女一怒之下,会怒下杀手。谁料,妖女一脸委屈,捏着裙角,“这位公子,怎可这般冤枉小女子?是那位公子自己要寻短见,怎地怪到我头上?”

    “胡……胡说八道!”秦无炎脸色一滞,顿时气急,世间怎会有如此颠倒黑白的女子!

    “公子,初次见面你就这么对我……难道你就不会怜香惜玉吗?”面前女子衣衫掩面,香肩一抖一抖,竟像是在掩面而泣,声音柔弱,娇媚中带了三分凄苦。

    “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”

    女子泣声声声入耳,像是有一个锤子不断敲打着心鼓。秦无炎俊秀的脸庞抹过一丝丝绯红,面色一下子涨得通红,他自幼读书,一心沉浸在笔墨世界里,哪里见过这种场面,一时间不知所措,急道:“你……你怎……怎么哭起来了?”

    楚木不为所动,冷眼旁观。他算是看出来了,这魔门妖女肯定修炼了什么古怪功法,勾人心魄,夺人心智,定力不足,铁定会被迷了心神,唯命是从,倒在地上的方棠就是一个例子。

    自幼乞讨,受尽凄苦,不管是面对恶意欺辱打骂,抑或他人假意笼络寻开心,他从未真正折过腰,最是讨厌别人恃强凌弱,强行扭曲自己的意志。曾经,有个富家公子在街上戏弄他,说若是他当街钻其裤裆,赏黄金十两,他当即趴了下去,假意爬近富家公子,攒足了气力,一拳把得意洋洋的公子哥打得胆汁都吐了出来。虽然最后足足在老李头家躺了一个月,但那一拳打下,当真心神畅快,意气通达,酣畅淋漓。

    魔门妖女用这邪诡之术,夺人心智,在楚木看来,和那些恃强凌弱的贼子并无两样,顿时心生不愤,眸底深处变得愈加冰冷。

    “公子这般嫌弃小女子,我怎能不悲?”妖女泣声道,轻柔的月光在此刻偏爱了一人,尽数倾泻在她艳丽的身影上,杏目中泪痕盈盈,似晶莹剔透的水珠,抽泣的声音一顿一顿,竟是比六月飞霜还要凄美三分。

    “没,没有,我没有嫌弃你!”听着妖女声声悲戚,秦无炎一下子慌了神,他可从来没有安慰女孩子的经验。

    “真的?”

    妖女哭得梨花带雨,一听这话,像是见到了希望,破涕而笑,说话的声音带了几分希冀。

    “真的?!?/p>

    秦无炎暗暗松了口气。

    “那公子还怪我吗?”妖女舔了舔红唇,唇瓣红润的光泽在月色下格外惑人心神,素手芊芊,抹去俏脸上的涟涟泪痕,似笑非笑,百媚横生,毫无半点方才的悲戚模样。

    秦无炎一怔,心中猛地一跳,平白只觉口干舌燥,浑身燥热不堪,心道:秦无炎,你这是怎么了,你平素并非贪恋美色之流,怎么见到这妖女落泪就乱了心神。好一番天人交战,他才猛然间回过神,“姑娘,今晚是我们无意间冒犯了你,你要杀,就杀我吧。只求你放,放了我三位朋友,秦无炎任你处置?!?/p>

    楚木撇过头,看了一眼身旁和自己年纪相仿的清秀书生,眼神怪异。

    妖女眸光奇异,在前边二人身上来回打转。

    怪哉!

    这俩书生,一个是书呆子,呆呆愣愣,一个沉默寡言,眼神变化竟是冷得吓人,皆是毫无内力的凡人,偏偏都挡下了天魔大法的魅惑天功,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

    “秦兄,何须求她?不过一个死字,有何惧之?”楚木冷笑,他平时乞讨面对别人,都是一副卑躬屈膝模样,嬉笑怒骂,坦然处之??梢坏┌凉羌て?,便是皇帝在前,也休想让他下跪。

    若是舍了秦无炎的命苟且偷生,别说自己良心不安,老李头先把他打个半死。

    “不!兄弟,舍我一命,能换三条性命,无炎虽死无憾?!鼻匚扪鬃?,语气坚定,二人目光交汇,从对方的眼神中感受到一股坚定的决心。

    “公子不怕死?”妖女笑吟吟道。

    秦无炎面露愠怒:“大丈夫在世,只求死得其所,死有何惧?今天若能以我一命,救了三位朋友,便是死得其所。反倒是姑娘,你杀了我等,滥杀无辜,妄造杀孽,日后也不会心安?!?/p>

    “咯咯……”

    突然,妖女掩嘴娇笑,笑得花枝乱颤。秦无炎面色涨红,觉得妖女在笑话他,这妖女一会哭一会笑,性情古怪,平生不遇,他愤愤道:“你笑什么,有什么可笑的?!?/p>

    “你这书生好生有趣?!?/p>

    魔门妖女款款向前,身姿摇曳,风姿绰约,一股少女清香扑鼻而来,一张绝色容颜清晰映入眼帘,不足三寸距离,香风阵阵,肌肤如玉,秦无炎不由心神一荡,一瞬间失了神,待回过神后,急忙退后两步,恼羞成怒:“妖女,你要干嘛!”

    “既然公子这般说了,那公子的命就是我的了?!毖啃ψ?,衣袖轻起,一股暗劲轻柔卷动,秦无炎突然间就晕了过去。

    “秦兄?”楚木大骇,正要去扶,眼前突兀一黑,身边的书生竟是莫名消失了。

    四下一看,黑漆漆一片,静谧无音,哪还有什么踪迹。

    多半是妖女劫走了秦无炎。楚木站了一会,踌躇不定,他倒是想去救秦无炎,但如今上哪去找妖女,而且自己半点武功不会,即便找着了,也是以卵击石。

    “秦兄应该不会有危险吧,听妖女最后那话,似乎没有要杀秦兄的意思……”他嘀咕一句,摇摇头。

    算了!

    还是回去求助洛大哥吧。

    瞥了一眼早已经不省人事的方棠二人,楚木撇撇嘴,一手抓起一人的衣襟,吃力地往巷子外拖。

    一番艰辛,终于把二人拖到了街上,他将晕迷的二人放置在一间商铺门口,稍稍整理一下凌乱的衣衫,乘着逐渐泛白的夜色,匆匆赶往同??驼?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1. 腹黑
    2. 热血爽文小说
    3. 逆袭小说
    4. 武侠小说

    网友评论

    还可以输入 200

  • 《青春之歌》咏叹梦想 2019-04-20
  • 中央直属机关工委主要职责 2019-04-20
  • 长效机制加速推进 楼市下半年或持续降温 2019-04-18
  • 中国西藏网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9-04-18
  • 真正聪明的人,总有办法把自己整哭 2019-04-02
  • 新闻漫评——“心酸”辞职信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-03-29
  • 载30吨发泡剂大货车高速路上起火 现场浓烟滚滚 2019-03-26
  • 反思“天价账单”要看共性问题 2019-03-22
  • "生死"淘汰赛启动 中国私募股权行业加速洗牌 2019-03-22
  • 海淀区曙光街道举办第五届龙舟赛 2019-03-18
  • 2018年武汉轻工大学招生计划公布 在鄂招生2643人 2019-02-25
  • 丰田新跑车GR Super Sport 搭载赛车发动机 2018-11-21
  • 飞船就是我的恋人(中国道路中国梦) 2018-11-20
  • 首款PD-1肺癌免疫药物7个月获批,美国一年疗程售价百万 2018-11-19
  • 排列5开奖直播现场 七乐彩的玩法 5星时时彩缩水 最长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福彩欢乐生肖开奖结果查询 p3试机号对应码 山东11选5走势图 幸运赛车玩法爱彩人 新疆喜乐彩奖金分配 中国福彩网双色球 排列五重号走势图 北京赛车培训学校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今天 中彩网开奖查 东方五分彩走势图 3d开奖